这个…..能发吗

三国两晋时,有个女孩子,是当地黑帮老大的女儿,虽然生的窈窕妖妍,但生在这等家庭,常人岂敢直视。她特别喜欢城南霍家的公子,但霍家公子喜欢温柔贤惠的女孩子,每每遇到她唯恐避之不及,这让女孩子很伤心。她父亲见女儿整日思念得茶不思饭不想,心里很是心疼,但城南霍家,是他也不敢轻易得罪的豪门。
这个时候,有个马仔对黑老大说,城北有个媒婆,号称月老的亲闺女,没有她谈不成的亲事。黑老大心里一动,次日备好大礼前去拜访。
媒婆见是黑老大来了,心里很不痛快,因为以前黑老大砸过她的场子。但毕竟有家有业,媒婆也不好拒绝,便对黑老大说:“这媒我能做,但可能要难为令千金一阵子……”
黑老大不满的说道:“做媒人的,做得了就做,做不了就别做,为何要难为我的闺女?”
“老大有所不知,”媒婆道:“若是采用常规手段,霍家公子无论如何都不会娶令千金,必须采用非常手段,只是如此以来,少不得让令千金吃点苦头。”
黑老大本不太愿意,但一想到如果和城南霍家结为姻亲,那好处……于是,便点点头。回到家后,他把这事告诉女儿,女儿自然千肯万肯……
一个月后,霍家公子路旁偶遇女孩,本想转身避开,却突然闻到了女孩子身上那带着淡淡苦味又历久回甘的甜味,顿时心旷神怡,心道:“莫不是那种香味?果真回味无穷……若是能娶回家,便能天天闻到,岂不美哉?”
一个月后,男女成亲……
婚后,霍家公子见夫人日日都饮一碗甜汤,便坐到夫人身边,问道:“夫人遍体生香,莫不是饮这甜汤而成?”
初为人妻的女孩哪会藏私,说道:“夫君说的对,正是日日饮这甜汤,才能遍体生香,夫君喜欢吗?”
新婚燕尔,霍家公子哪里把持得住,一把搂住新妇的纤腰,另一只手便自然而然的顺着佳人的曲线滑动,时轻时重,时张时散,尽情感受佳人躯体的柔软。在此等手法下,新妇哪里招架得住?不一会便面若桃花,檀口吐蕊,双手不知该抓住夫君的禄山之爪,还是守着草原,防着被轻取要地……左右为难之下,新妇的脸更红了,目光中更是带着丝丝水色,越来越浓。落在霍家公子眼中,这讨饶卸甲之羞涩,配合那淡淡似苦实甘的体香,不正是向他讨要恩露的娇羞吗?
“甜汤很苦吧?”霍公子将新妇抱起,二人胸乳相贴,软凸对刚硬,中间只隔几层薄纱,却难为新妇的纤腰,努力维持稳定之余,还在奋力将腰上托着的饱满在夫君胸前紧贴,尚未动弹,已让新妇浑身香汗,不自觉的流下,带着温湿之意,直直的窜到脐下三寸。
“夫君喜欢,亲身岂会怕苦……啊……夫君讨厌,天色……”
“为夫就是喜欢夫人的香味……”许久,霍公子才从温香软玉间抬起头来,轻轻的问:“夫人所饮甜汤,皆是为为夫喜爱而喝,这苦楚,为夫就和夫人一同品味……就如同现在,共品鱼水之欢……”
房间里,混着男女身上桃色的汗温,香味似乎更浓了,更甜了……
远处,黑老大独自坐在女儿曾经的闺房,面前只有一碗甜汤。
“柿子糖、枸杞、栗子……这些东西放一块煮,真是难喝到极点。”黑老大叹息道:“可怜我这痴情闺女,竟然喝了几个月……”
“只是这东西喝多了,身上的味道,却像极了五石散,而我那女婿,早就和那些当世名士一起鬼混,五石散上瘾了……难怪我那女婿一闻就忘不了离不开……这媒婆,也算药家高手……”
“来人!”黑老大突然拍座而起,道:“去把那媒婆宰了,此等秘方,日后只能由咱家掌握!”
说完,黑老大就把甜汤的方子撕毁……从此,这个秘方,只在黑老大的家谱里可以查到,而黑老大,要靠着这个方子,与不少当世名士结下姻亲,从此飞黄腾达,直到隋唐之际才破败,只留下族谱里一句奇怪的话记载这个汤方。
“枸、栗果加生柿饴,奇瘾霍夫必娶之”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打赏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